黎亚彬皇家赌场手机版::真正共产主义现在即

有感于南巡讲话

人们都知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生产关系反过来影响生产力,

任何一种社会都要发展经济,

当生产关系制约生产力的发展时,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不符合辩证法的机械唯物论,

政治和经济都要抓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逻辑。

哪一种制度提出不发展了?

为了工农兵的发展才是真发展,

为了官僚资本家的发展就算了吧。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区别就在所有制,

搞了一辈子革命却说不清楚,

这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水平吗?

这是不是一个大阴谋家?

解决了旧矛盾又有新的矛盾出现,

各种制度也要随着变化,

大言不惭的不争论、一百年不变,

改掉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部分,

使相关的制度更利于广大的工农兵同志,

引进先进的技术为社会主义建设增砖添瓦,

我们工农兵没有话说,

可你复辟了资本主义的制度,

单方面的开放引狼入室,

毁掉了毛主席领导人民建设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

一位八十多岁的退休的所谓的老党员,

嚎出了谁不改革开放谁就下台,

请问你的党性在哪里?

你的组织纪律在哪里?

树红色理想,交红色网友

本人微信号:15890036925

皇家赌场手机版 1

(注:与马克思的经典着作一样,本文中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也是同义的。其基本概念与内涵沿用我已发在草根网上另一篇博文《科学社会主义的本质与内涵》中的内容。其基本特征包括没有贫穷与失业、没有剥削与压迫、没有经济危机、实现了共同富裕、人们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等,但不包括各取所需,各尽所能、人民都具有无私奉献的精神、没有市场和货币等。把“各取所需”等排除在共产主义的内涵之外,是因为这些内容是不科学、不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一种科学,这种不科学的内容不应属于马克思主义理论范畴之内。 我们先不要争论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区别问题。本文的前提是,如果我们实现了“消灭贫穷与失业”等的特征,那就等于实现了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我想,有了这些特征,我们也完全可以称之为是实现了美好的共产主义理想了吧?本文主要谈这种没有贫穷与失业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否现在即可实现的问题。至于实现这种共产主义社会的具体方式、制度及其可行性与科学合理性问题,有兴趣者可再联系再谈。 本文选自我《通往自由与繁荣的联合之路??——探讨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一书。在我与网友xyz31 探讨相关问题时,发现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问题的重要。这个问题实质就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是否现在即可实现的问题。在此,我把这篇文章发在这里,供广大网友讨论。) 人们一直在争论现在能不能实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实现社会主义要不要、能不能跨越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越过“卡夫丁峡谷”的问题。其实跨越一种发展阶段,实现一种社会制度不是我们说能就能、说不能就不能的,社会的发展不是少数人的主观意志所能决定的事情。产生这种疑问的根源在于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没有完全正确的把握和认识,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实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 本质上,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积极正确的扬弃,是人类追求自由与幸福生活的自然选择的结果。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是人类最后一个阶级社会,人类克服资本主义社会的缺点弊端可以达到一种实现人和生产力的彻底解放的效果。 因此,实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关键在于建立一种可以克服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显然,建立可以克服资本主义社会缺点弊端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并不需要首先进入到资本主义社会。只需知道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有那些,应该怎样避免或克服,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更加优秀和科学有效就可以了。因此,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完全可以跨越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况且,即便实现社会主义需要跨越资本主义发展阶段,那现在的中国经过30多年的私有经济大发展,到今天经济危机的频繁爆发,也足以证明现在该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可以实现的时候了。 一、社会主义社会首先是一种社会制度,一种生产方式,然后才是一种社会状态和社会特征。 我们要建设一个新社会,首先要认清这个社会的社会制度和社会发展状态之间的区别和联系。社会制度和社会发展状态是同一种社会的不同的两个方面。一定的社会发展状态是在相应社会制度的前提下,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的表现。要想实现一种还未实现的社会状态,就必须首先确立可以实现这种社会状态的社会制度。而这种社会制度在上一种社会制度出现弊端之后,随时都可以实现的。 对于社会主义社会,人们往往想到有各种各样的好处,如:没有贫穷与失业、没有阶级分化、没有经济危机、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等等,却没有想到这些好处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要在一定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下,通过人民正常的生产与生活活动来实现的。人们不去想方设法变革和完善自己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以实现这好处,却总是希望这些好处能够自动出现,这才是真正的空想和不切合实际。 现实中的人们只是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简单设想,以为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和国有计划经济的生产方式、经济制度,实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制度就可以万事大吉了,通过生产力的发展就可以实现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了。而当这种简单、错误、粗鄙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严重制约人民和社会的发展进步时,却又失去了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和希望,而恢复和发展起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来。到现在社会主义不能得以有效实现完全是人们的这种错误态度和认识所致。 现实中社会主义之所以无法战胜资本主义,无法有效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需要,无法实现人们预期的各种好处,完全是人们没有确立科学、有效、合理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所致。人们对马克思恩格斯有关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设想太过教条和天真了,岂不知马克思恩格斯的设想仅仅是一种社会主义的可能选项而已,并不就是完善与成熟的社会主义制度本身。社会主义国家要想成功建成社会主义,必须依据马克思主义原理,结合客观经济的基本原则和社会主义的目标要求,对这些设想进行深入的科学研究和分析,从而探讨出一种符合时代需求的,可以有效解决实际问题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才行。 那种认为只有生产力极大发展到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人们思想意识极度文明,全社会可以各取所需、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时候才能实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才可以消灭一切贫穷与失业等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思想,显然是非常愚蠢和错误的。这些无疑都是一些社会状态,我们不去研究这些社会状态是否可能与科学,研究依靠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才能实现这些美好的社会状态,而只是不问因由,单纯的向这些超现实的社会状态去努力,显然是非常错误的。这要么是资产阶级出于打击社会主义的目的,而把无产阶级的努力方向引至一种不现实的乌托邦式的幻想的陷阱,要么是那些社会主义的领导者根本不知道社会主义到底为何物的表现。 这些所谓社会主义社会的高级发展阶段的目标理想根本就与科学社会主义沾不上边。社会主义本质上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一系列缺点弊端的克服与彻底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这些缺点弊端根源于其社会制度、生产方式,而不是生产力不够发达,也不是人民思想不够文明。要想克服和解决资本主义社会一系列的缺点弊端,消灭剥削和压迫现象,实现劳动者的自由与解放,必须从改变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和生产方式上入手,而不能只是简单的发展社会生产力,简单的提高人民的思想水平。 当无产阶级专政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制度得以建立之后,人们预期的社会主义的种种美好目标没有得以有效实现,那必定是我们的政治经济制度存在某种不足和缺陷。我们所应做的是继续探讨科学的社会主义制度,从而完善和发展我们的政治经济制度,而不是本末倒置,不去发展和完善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却只是在存在缺点和不足的社会制度上单纯的发展生产力,并强硬的要人民都具有崇高的无私奉献的所谓共产主义精神。 社会主义不是某种终极的美好目标,而只是针对现实社会问题的一种完善与发展运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不去解决现实中的各种问题,而只是刻意的打造什么终极美好目标,显然是非常愚蠢和错误的。 马克思、恩格斯是曾对社会主义有过这种超现实的非常美好的憧憬和设想。但也仅仅是基于实现了社会主义,有效克服了资本主义缺点弊端之后,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远景进行的一种憧憬或可能性的预想而已。马克思恩格斯从来没有把这种预想置于其科学与现实的社会主义运动目标之内。而且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明确指出必须首先实现社会主义,实现按劳分配,在经过长时间的生产力发展而才有可能出现这样的一种社会主义高级阶段。 那些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者们没有对现实问题和这些高级社会主义的目标理想状态进行科学研究,就把实现这种不现实、不科学的高级目标当作社会主义运动和人民群众努力的目标方向是非常错误和危险的。正是这种把遥远未来的,只是有可能出现的终极完美的社会状态和特征当作今天社会主义运动的目标方向,并以此来简单地设计今天社会主义的制度、政策、方针和路线的思想和做法,使人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陷入到了虚无和错误之中,陷入到不现实的空想之中,并产生一系列严重的左倾错误。不但对人民的身心财产造成损失,严重阻碍人们和社会的发展,也破坏了社会主义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和现实可信性。 这种错误思维等于是要我们在一种后果实现后,再实现产生这种后果的前因;是先实现社会发展状态,然后再实现产生这种社会发展状态的社会制度的一种本末倒置、颠倒事物发展前后顺序的极其笨拙的机械主义思想。这是非常错误的,难怪社会主义事业无法得到有效实现,难怪会有许多人对社会主义事业失去信心。 连旧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都还没有予以正确的扬弃,人民连自己的生产与生活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怎么就要去研究这些在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之后,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而只是有可能出现的事情?人们都还不会走,就想去跑了,这不摔跟头才怪! 在没有成功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之前,我们根本就没必要探究什么“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等不是基于现实问题的所谓理想的现实可能性问题,更不能简单和幼稚到以实现这些高级目标理想,依据这种未来社会不一定会出现的事物来决定和判断今天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理论和行动。 共产主义首先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而且主要是生产方式、社会制度上的扬弃。实现社会主义首先要克服和解决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中存在的一系列缺点弊端。只有首先建立一种比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更好的社会制度,从而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缺点弊端之后,再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社会发展,人类才有可能逐步发展到这些高度理想化的所谓共产主义状态。我们不可能等到社会发展到这种超然状态之后才去实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才去扬弃资本主义,才去克服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 社会主义社会理想的一些发展状态还没有实现,不等于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不能实现。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只要生产力有需要,人民有需求,而且人民有足够的认识,是随时都可以实现的。只要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有充分的认识,知道其缺点弊端何在,怎样去解决和克服,那么以克服和解决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就可以得到良好的实现。因此,如果中国没有经历资本主义制度,而可以直接选择自己的社会制度的话,完全可以建立一种可以克服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适合于自己国情的,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新的社会制度,而不需要去补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这一课;更不能盲目超前,在没有成功克服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之前,就去实现所谓更高级的共产主义目标。 一切应取决于人民的实际利益需要,最符合人民现实利益需要的就是最好的,就是应该可以实现的。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就明确指出:“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1卷,284页)。因此,如果中国能直接实现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和生产方式,能够直接带给人民群众比资本主义社会好得多的实际利益,为何还要补什么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课? 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对于实现社会主义来说,有没有都没关系。但存在资本主义经济就必然要存在阶级分化,存在贫穷与失业,存在残酷的阶级斗争,这是需要我们很好把握的事情。中国近30年的改革实践已经证明,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方式虽然能促进中国的发展,一定程度的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并不适合于中国社会的发展需要。今日中国社会表现严重的贫富差距、贫穷和失业等等问题的存在和各种潜藏的危机,无不说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并不适合于中国。中国必须高屋建瓴,创新出真正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来满足人民群众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二、中国生产力水平早已达到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的程度。 所谓实现社会主义必须经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阶段的说法,其根据不过是生产力不够发达。根据马克思的学说,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必然结果。在马克思看来,没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人类是无法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因此,当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实现理想中的社会主义社会时,许多人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力不够发达? 其实,马克思之所以认为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条件下社会主义才能实现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只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才会充分暴露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缺点弊端,才能使改变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成为一种人和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才能有高度发达的工人阶级,才有足够推动社会主义得以实现的现实力量;另一方面,只有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时候,才能出现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苗头和趋势,才能发现更先进、更适合于人和生产力发展的新事物,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才能得以被认识并得到验证,从而社会主义才能得以最终实现。 显然,早在马克思活着的年代,生产力就已经发展到社会主义可以实现的程度了。因为在马克思活着的时候,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就已经非常明显地表现出制约生产力发展,不能满足人和社会发展需要的特点。基本每十年一次的经济危机,规模庞大的工人罢工,大量的贫穷与失业等等都说明人类社会需要一种新的生产方式来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需要。这时的资本主义制度一方面严重阻碍着生产力的发展,一方面造就大量的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力量已经明显强大到可以推动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程度。而且,已经出现了生产资料社会化、社会生产分工协作化、政治上的自由、民主等新社会的新事物、新趋势。只需探讨这些新事物对于克服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实际作用与意义,就可以找到可以有效替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从而就是社会主义得以实现的良好时机。 而且,马克思、恩格斯已经初步揭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与特征,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下一系列贫穷和失业、经济危机、剥削和压迫、战争与动乱等社会弊端的产生根源与解决办法。所有人和社会发展的合理的、必然的出路和选择都指向一种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组织社会生产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生产方式。因此,马克思、恩格斯等等在晚年的时候经常参加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以亲自参加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推动社会主义新社会的实现。这都证明,至少在当时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的生产力发展就已经达到工人阶级可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获得解放,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程度了。 只不过在马克思看来,社会主义是世界历史性的,只有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才叫实现。也只有世界的无产阶级同时开展革命运动,才能抵抗世界资产阶级的联合镇压。显然,马克思认识到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已经达到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的程度,却低估了特定国家和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力量,而把社会主义的实现置放在了世界范围内大多数国家都有足够工业基础,都有比较发达的工人阶级力量,从而可以同时取得社会主义的成功之上。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回答第十三个问题:这种定期重演的商业危机会产生什么后果时也明确指出:“大工业只要还是按照现今的原则经营,就只有依靠每七年出现一次的普遍混乱才能维持生存,每次的混乱对全部文明都将是一种威胁,它不但将无产者抛入贫穷的深渊,而且也使许多资产者破产。因此,或者必须消灭大工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或者是承认,大工业造成一种绝对必须的局面,那就是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组织,在这个新的社会组织里,工业生产将不是由相互竞争的厂主来领导,而是由整个社会按照确定的计划和社会全体成员的需要来领导”。“大工业及其所引起的生产的无限扩大的可能性,使人们能够建立起这样一种社会制度,在这种社会制度下,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将生产得很多,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够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力量和才能。由此可见,现代社会中造成一切贫穷和商业危机的大工业的那些特性,在另一种社会组织中却正是消灭这种贫穷和这些有害的动荡的因素”。“因此,以下各点便得到完全令人信服的证明:现今的一切贫穷灾难,完全是由于不适合于时间条件的社会制度造成的;用建立新社会制度的办法来彻底铲除这一切贫穷的手段已经具备。”(《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第一卷216页) 显然,恩格斯这里所指的“新的社会组织”指的就是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这里恩格斯就明确指出:“用建立新社会制度的办法来彻底铲除这一切贫穷的手段已经具备”。因此,生产力发展决定生产关系的变革,在马克思、恩格斯活着的年代生产力就已经发展到需要建立新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程度了。只不过由于对“新的社会组织”的认识还不够科学与成熟,而使人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不够深入而已。 当时,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任务是夺取国家政权。无产阶级只有在掌握国家政权之后,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才能具有较为具体的现实意义,才有条件予以推行。因此设计具体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不是他们的任务,他们不可能去详细研究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具体制度问题,而只能做一种简单的设想而已。 而当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无产阶级的人们却没有突破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简单的理论设想,只是简单错误地把国有计划经济制度当作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致使世界社会主义国家普遍没有成功建成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甚至没有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正常需要,最终导致了部分社会主义国家的垮台和失败。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也指出:“如果说阶级的划分根据上面所说具有某种历史的理由,那也只是对一定的时期、一定的社会条件才是这样。这种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的确,社会阶级的消灭是以这样一个历史发展阶段为前提的,在这个阶段上,不仅某个特定的统治阶级而且任何统治阶级的存在,从而阶级差别本身的存在,都将成为时代的错误,成为过时的现象。所以,社会阶级的消灭是以生产高度发展的阶段为前提的,在这个阶段上,某一特殊的社会阶级对生产资料和产品的占有,从而对政治统治、教育垄断和精神领导的占有,不仅成为多余的,而且成为经济、政治和精神发展的障碍。这个阶段现在已经达到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和精神的破产甚至对他们自己也未必是一种秘密了,而他们的经济破产则有规律地每十年重复一次。在每次危机中,社会在它自己的而又无法加以利用的生产力和产品的重压下奄奄一息,面对着生产者没有什么可以消费是因为缺乏消费者这种荒谬的矛盾而束手无策。”(《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第三卷439页) 在这里,恩格斯也指出生产力发展水平已经达到可以消灭阶级的水平和程度,指出“这个阶段现在已经达到了”。事实也的确如此,资本主义世界的种种贫穷和失业、贫富差距、经济危机、劳资纠纷等等社会弊端和问题显然都是生产关系不适于生产力发展,无法有效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需要的结果和表现。这时,阶级的存在本身已是一个“多余”、“过时”的现象,它本身就代表一种弊端,严重阻碍着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消灭阶级,从而消灭人类社会的贫富差距、贫穷和失业、经济危机等,已是人类社会继续发展进步的基本目标和客观要求。只有以新的社会制度来取代和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这些弊端才能被消除。 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也明确指出:“历史的领导权已经转到无产阶级的手中,转到这个由于自己的整个社会地位只有用完全消灭任何阶级统治、任何奴役和任何剥削的方法才能解放自己的阶级手中;社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资产阶级不能控制的程度,只等待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去掌握它,以便建立这样一种制度,使社会的每一成员不仅有可能参加生产,而且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分配和管理,并通过有计划地组织全部生产,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所制成的产品增长到能够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日益得到满足的程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3卷42页) 生产力发展对生产关系变革的决定性作用是通过人民群众来实现的。生产力是人民的生产能力,是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需要的能力。在一种社会生产关系下,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当人民和社会的发展出现问题,现有生产关系不能够有效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从而在阻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时,就是生产关系需要变革和可以变革的时候。这时,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会去寻求改变社会生产关系,从而生产关系得到改变。显然,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就已经明确认识到至少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生产力的发展已经达到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的程度。 可以说,今日中国社会私有经济的大发展就是由今日中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需要决定的。在20世纪末,随着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那种国有计划经济的生产关系出现问题,已经无法满足人们和社会发展的需要,人们和社会发展迫切需要改变现存生产关系。但是,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可以取代或改进原国有计划经济方式,从而能更好满足人们利益需要的,就只有私有经济。于是,私有经济就得以在社会主义国家中迅速地恢复发展起来,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在国有计划经济无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的情况下,不让人民发展私有经济,就等于不让人民群众继续生活下去,不让社会继续发展下去。失去人们和社会的发展需要,什么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都是假的,都是没用的,不可能存在下去的;而只要是被人们所认识到的,适合于人们和社会发展,就一定能够得以实现,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但是,今日中国社会对私有经济的发展需要并不等于说实现社会主义必须要经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并不等于说生产力的发展还没有达到可以改变私有经济生产关系的程度。私有经济方式历时已有300多年的时间,其自身存在的缺点弊端显然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人民群众至今仍深陷于贫穷与失业等等资本主义缺点弊端的煎熬之中而无法自拔。克服资本主义的这些缺点弊端,建立一种更为先进的没有这些缺点弊端的生产关系,早已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需要。虽然现代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早已为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提供了基本的线索和物质条件,但人们却并没有充分、科学、有效地认识到具体可以替代私有经济的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是什么,人们才会不得不以私有经济方式来满足自身生存与发展的需要。国有计划经济的实践让人们对社会主义充满失望,这无疑严重滞缓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发现和实现。而当人们充分认识到可以有效替代资本主义私有经济的生产关系时,就将是私有经济的消亡和真正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得以实现的时候。 对于实现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要求,马克思是这样描述的:“无论那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胞胎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2卷,83页) 那么至今为止,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么?新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的存在的物质条件成熟了吗?人类提出的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任务是能够解决的么? 一种生产关系之所以能灭亡是因为社会的人民想让它灭亡,而之所以人民想让它灭亡是因为人们已经认识到它的不足与缺陷,认识到有更好的生产关系可以取代它。显然,现在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正是这样。越来越严重的贫穷与失业、贫富差距、经济危机等等缺点弊端的存在已经证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不能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需要,无法再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人民希望以更好的生产关系取代它。这一任务的提出本身就表明人类能够解决这一任务。只不过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失误和差错而已。而这种失误和差错显然是可以得到有效克服和解决的。这种偏差只是人们还没有认识到科学的新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具体是怎样的而已。随着人们认识水平的不断深入,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将逐步显露,社会主义的实现仍将按部就班地得以到来。 显然,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早已达到可以和要求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程度。而之所以至今还没有成功,完全是在于社会主义还处于完善、发展和磨合时期,在成长的道路上出现了一点失误和挫折而已。但是,人类的思想意识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人们要么忍受这些弊端,要么认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从而成功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建立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 现在的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的关键已不是生产力发展的问题,也不是积累物质条件的问题,而是从理论与实践上确立科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使之可以有效消灭阶级对立、可以消除贫富差距、可以解决贫穷与失业问题,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问题。中国现在已经具备充足的物质条件,拥有了庞大的公有生产资料,实现了无产阶级专政,由于私有经济的长期发展使得私有经济的弊端充分显现,只需解决社会主义理论问题,让人们知道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是什么,那么这种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实现将指日可待。 有些人说社会主义的实现需要有足够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中国要实现科学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大力发展生产力,至于发展到什么程度,这些人却只是含糊其词。显然,马克思主义和邓小平的生产力发展决定生产关系的变化的理论成了某些别有用心者恢复和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借口。 社会主义社会首先应该是一种社会制度,是为了克服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弊端而产生和存在的一种新的社会制度。作为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它的实现并不需要多么发达的生产力。一旦旧的社会制度表现出它的落后性,一旦社会存在旧制度无法解决的问题,一旦人们需要并且认识到新的可以解决问题的社会制度、生产关系是怎样的,那么就应该是新的社会制度、生产关系可以实现的时候。这种生产关系的转换对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要求仅仅限于暴露出旧的社会制度的弊端,旧的生产关系导致社会经济发展困难,人民生活艰难,社会动乱不安、经济发展困难而已。 对于那些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或者资本主义经济比较落后的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对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要求也仅仅在于让人民认识到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和正确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而已。这显然并不需要让人民首先置身于资本主义社会,遭受种种贫穷与失业、饥寒交迫、被剥削和压迫、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等等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社会弊端的煎熬。毫无疑问,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应具有一种“兼容向上”的本性的,是可以不经过所谓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而能得以成功建成的。 在中国,虽然没有经历过多长时间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阶段,但人民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是非常熟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也是在中国发挥过极其严重的负面作用的,人民知道这种生产关系是怎么一回事,也明确感受到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是怎样的。因此中国完全可以不经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而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当然,这里的社会主义社会,是已扬弃了资本主义社会缺点弊端的社会主义社会,是实现了社会主义目标理想的社会主义社会,而不是什么生产力高度发达,人民思想极度文明,全社会人民都各取所需、各尽所能等等只是一些可能的幻想的什么高级共产主义社会。 三,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还取决于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推动作用。 虽然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已经达到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程度,人们和社会的发展需要也迫切希望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但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实现并不简单取决于生产力的发展,新社会制度的实现还需要人民群众为实现自己的利益而产生的推动作用。 人民群众的利益普遍不被满足是生产关系束缚生产力发展的表现,也是这种束缚的直接后果。这时,生产力发展要求变更生产关系,人民为了自身利益需要也寻求实现一种新的社会生产关系。 但社会的生产关系自己是不会自动改变的,而且也会有一种顽固的保守力量维持着旧的秩序。生产关系是人的权利关系,只有人民在寻求改变自己的权利关系的时候,它才会改变。生产关系体现的是一种利益格局,改变一种生产关系就是改变现成的利益格局,因此生产关系的改变只能是利益博弈的结果。当寻求改变的力量大于保守的力量时,生产关系才能得以改变。在一个社会,如果寻求改变生产关系的力量不大,那么这种既成的生产关系就不会改变。因此,无论一个社会对改变生产关系的客观需求有多么强烈,如果没有人民以足够的力量去推动改变旧的生产关系,那么旧的生产关系就不会自己改变。 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实现也是一样,只有在寻求实现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力量大于保守的社会力量时,社会主义社会才能得以实现。社会主义社会虽好,却并不是每个人的需要。那些资本主义社会的既得利益者的生活要比实现社会主义社会后的生活好得多。到了社会主义社会,至少没有更多各种各样的“现代奴隶”为了金钱而为这些既得利益者提供高价值特殊服务了。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只是无产阶级人民大众的利益的最好实现方式。 社会主义运动的产生本身就表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在束缚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制约人民利益的实现了,人民群众迫切需求改变现存的生产关系。但是由于20世纪末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失败,人民群众迷茫了,人民看不到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希望,也就没有去寻求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资本主义制度得以继续维持和发展。 以国有计划经济为基础特点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失败是现今世界资本主义仍具生命力的原因,也是社会主义遭到资产阶级最无情的打击和最无耻的污蔑的根本话柄。在当今世界,虽然资本主义的缺点弊端仍然存在,但一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表现不好,人民看不到社会主义的优良之处;二来资产阶级对社会主义进行大大的污蔑;三是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由于资产阶级改进统治方式而部分地改善了生活,所以并没有足够多的人民去推动变革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事实上,国有计划经济的生产方式并不是真正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只是一种国家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无产阶级大革命胜利后,由于理论认识的原因,人们并没有建立真正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只是具备了实现真正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基本条件。无产阶级的人民由于理论的不足,只是在实现和具备了实现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一定条件的时候就停止不动了,没有继续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建设。 实际上,即使是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真正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生产力发展也不会永恒不变的,其生产关系也同样存在不符合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可能。如果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不去或不能争取自己的利益,不去为自己的利益而继续努力奋斗,不去努力完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那么现存的存在弊端的、不符合人民利益的生产关系就不会自动改变。社会主义国家一开始建立的生产关系并不是一种可以永久地符合人民利益的生产关系。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它也会有存在不足的地方,也需要通过人民群众不断争取自己的利益所形成的推动力量来实现其发展、进步和变化。 现在的社会主义中国,寻求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人不多,几乎没有。因为人们甚至不知道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到底是什么,是否现实和可能。现实中的工人、农民、失业者虽然希望改变一切,实现自己的美好生活,但却既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一切,也没有能力和权力去做这样的努力。而由于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等等事件的发生,更让社会主义在中国乃至于世界都几乎代表着一种罪恶,在人们看来顶多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乌托邦幻想。 显然,现在中国社会因恢复私有经济的发展而导致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但这并不等于私有经济的生产关系就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需要。在中国30年来的私有经济高速发展中,人民群众的利益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提高和实现。要不是中国是一种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早就会爆发工农无产阶级的反政府行动了。 资本主义社会下的无产阶级不去推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就不会自动改变;社会主义中国的人民不去追求进一步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也同样不会自动实现。而由于某种特殊原因,某种变态,现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甚至没有权利去这样做。 历史的进步就在于人民为实现自己利益而努力、主动地从事各种活动的结果。社会的变革不是盲目地、被动地实现的,而是要通过人民群众争取自己的利益而形成的推动作用来实现的。没有人民群众为了自己的利益所形成的推动作用,旧的生产关系不会自动改变,只有人民群众的推动作用才能有效改变社会的生产关系。 马克思所揭示的阶级斗争理论也主要就是揭示这样的一个原理,这是阶级斗争理论的根据所在。阶级斗争就是阶级社会的人民群众争取自己利益的表现形式之一。阶级斗争的产生、存在和发展是阶级社会生产力发展决定生产关系变革的主要动力和形式。这一理论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人民群众才是实现生产关系变革的主要力量,一个社会其生产关系的变革是通过人民群众的推动作用来实现的。 阶级斗争不一定表现为残酷的武装斗争,但有时的确需要残酷的暴力手段才能有效。因为没有人会自动放弃自己的利益的,资本主义社会下的资产阶级也是一样。在资产阶级的统治之下,无产阶级只有首先夺取国家政权,通过国家强力机关的作用,严酷打击那些顽固的保守分子,才能改变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进而才能满足人民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人和生产力的解放。当资产阶级以其武力等手段阻止人民获得国家政权,阻止人民进行这种利益关系的改变时,暴力的反抗不可避免! 实际上,历史上任何一种生产关系的变革都主要是通过人民的暴力革命的作用才获得成功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取代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是这样,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取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也要这样。因为这种变革是要触动和改变一部分人的根本利益的。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时,有些人是不惜流血牺牲的! 现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显然早已不符合无产阶级人民的利益,也早已不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已经早已在严重制约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要不然,资本主义社会也不会出现种种贫穷与失业、阶级斗争、贫富差距、经济危机等等的缺点和弊端了。 因此,无产阶级要实现自己的利益,就应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和行动去推动社会生产关系的变革,努力争取去实现一种更符合自己利益的生产关系、社会制度。毕竟,决定这一切的是占社会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只要人民群众认识到如何改变生产关系,如何实现自己更好的生存与发展,人民就有足够力量可以改变自己的生产关系。人类应该是有能力为自己选择一种更好的生产方式的。 因此,现在中国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的关键不是生产力的发展,而是如何变革社会生产关系,建立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使之可以消灭阶级对立、可以消除贫富差距、可以解决贫穷与失业问题,可以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可以促进人和生产力的发展。而实现这一切,从而更好的满足人民群众的利益,只有通过中国的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去认识和推动才能完成。 四,人民群众对变革生产关系的推动作用和力量,取决于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 但是,人民群众的行动又取决于人民群众的思想认识水平。不管生产力发展对变革旧制度有多么大的需要,也不管有多少人民希望实现一种新的生产关系,只要人民还没有正确认识到该怎样去变革旧制度,还没有认识到这种新的科学的生产关系是什么,那么旧制度就没办法变革,新的生产关系就无法得到实现。人民连具体新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应该是怎样的都不知道,还怎样去推动实现这种新的社会制度的实现呢?的确,生产力发展决定生产关系的变化,人类生产力的发展终究会实现社会主义社会。但是,生产力发展对生产关系的决定作用是通过人民群众的推动作用来实现的。没有人民群众的推动作用,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不可能自动转变。而如果人民没有觉悟,没有认识到什么样的生产关系更符合自己的利益,那么人民就不会去推动这种生产关系的变革。 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指出:“工人们已经具备了作为成功因素之一的人数;但是只有当群众组织起来并为知识所引导时,人数才能起决定胜负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2卷,134页) 现在的中国一方面生产力发展已经达到要求变更生产关系的程度;另一方面无产阶级的力量也已庞大到足以推动社会变革的程度;同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也希望实现一种科学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但是中国的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却并不知道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怎样的,所以,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就无法得到实现。 显然,当生产力有需要,无产阶级也有足够的力量和意愿去实现社会主义制度的时候,社会主义制度的实现还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的理论水平问题。只要无产阶级的人民群众还没有认识到真正科学有效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什么,还不知道该怎样改变自己贫穷困苦的悲惨命运,那么社会主义就无法实现。 现实社会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仍然存在,而且似乎颇具生命力。其实这既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解决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也不是生产力不够发达而使社会主义不能实现,更不是无产阶级的力量不够强大或者不愿意去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只是指导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存在严重不足而已。无产阶级想要改变这一切,却不知道该怎样改变;人民希望消灭贫穷与失业,希望共同富裕,却不知道该怎样去实现。 面对资本主义私有经济,面对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人民即使有足够的力量也别无选择。人们原本对国有计划经济抱有希望,然而现实中的国有计划经济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但无法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目标,甚至还不如私有经济更符合人民的利益!这种国有计划经济的不足刚刚导致了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垮台和失败。而如果在20世纪末,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得比资本主义国家好,那么垮台的就将不是前社会主义国家,而是资本主义国家了。面对原国有计划经济的种种不足,人民似乎除了资本主义私有经济就别无选择。而资本主义经济本身仍然存在巨大的,连资产阶级自己都无可奈何的缺点弊端。 显然,现在中国的一切问题都主要在于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问题,在于理论问题。人们想扬弃资本主义制度,建设一个新社会,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成功建设一个新社会。而正由于人民的思想认识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没有认识到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既产生了错误的国有计划经济,也不得不恢复和发展资本主义经济。 其实,别说是人民群众,就连数量众多的所谓的共产党人、马克思主义者们,又有几个知道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呢?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想扬弃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社会主义,然而却不知道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该怎样建设实现社会主义,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们又怎能不失败呢? 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在根本上主要不过是一种人民的一种生产关系而已。作为一种生产关系,只要人民认识到,就可以实现。早在马克思的年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就已经无法满足人民的利益需要,人民就已经想要变革这种生产关系,那为何直到一百五十年后的今天也无法实现呢?一切的根源都在于人民群众的认识上!显然,当人民群众认识到如何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认识到如何实现自己更好的生存与发展的时候,就是社会主义社会得以实现的时候。 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弊端早已表明生产力发展和人民的需求是什么,当今的人类社会应该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来为自己选择确立自己满意的生产生活方式。只要旧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存在问题,人类就应该可以建立新的制度取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以解决因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产生和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显然,关键在于人民的认识。 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取代封建社会的经济制度也是经过人们的认识才得以实行的。封建社会末期的经济制度对社会的生产力发展的束缚和影响早就非常严重了,人们认识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好于封建社会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但由于封建王朝社会制度的阻碍,资本主义经济制度难以施行,人们就通过资产阶级的革命最终使得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得以实行。 同样,只有人们认识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好处,人们才会推行和使用社会主义制度,而不会以别人的意志为转移。人民的需要决定一切,只要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真正好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伴随着人民对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认识,不管资产阶级的统治者如何污蔑和打击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都是要实现的。 的确,马克思、恩格斯曾经认为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内实现,“共产主义只有作为占统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时发生的行动,在经验上才是可能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为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版,一卷,86页)。但实际上这只是他们低估了无产阶级觉悟后的革命力量,高估了世界资产阶级的镇压力量,而把社会主义的实现更多地放在了生产力发展对世界各国的促进作用上的结果。在他们看来,只有在生产力高度发展到全世界各主要国家都有比较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从而全世界的无产阶级都处于同样的一种境地,发展水平基本相同之时,无产阶级革命才能在世界各地同时取得成功。否则,世界的资产阶级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任何一个单独国家的无产阶级力量,会把单独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镇压下去的。而且,在马克思看来,社会主义是世界历史性的概念,实现社会主义是世界范围内的事情。 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产阶级对于世界社会主义的打击和压迫的事实证明了马克思的这种顾虑不是毫无道理的。因此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只有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在世界的范围内联合起来,才能足以对抗在世界范围内联合起来的资产阶级,才能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同时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回答“第十九个问题:这种革命能不能单独在某个国家内发生呢?”时,指出:“不能。单是大工业建立了世界市场这一点,就把全球各国的人民,尤其是各文明国家的人民,彼此紧紧地联系起来,致使每一国家的人民都受着另一国家的事变的影响。此外,大工业使所有文明国家的社会发展不相上下,以至无论在什么地方,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成了两个起决定作用的阶级,他们之间的斗争成了这一时代的主要斗争。因此,共产主义革命将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革命,而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即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在这些国家的每一个国家中,共产主义革命发展的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工业发达,财富积累较多,以及生产力较高而定。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共产主义革命也会大大影响世界上其他国家,会完全改变并特别加速它们原来的发展进程。它是世界性的革命,所以将有世界性的活动场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72年版第一卷221页)显然,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只能在生产力发达国家同时发生,是因为他认为这些国家相互间生产联系紧密,一国会很容易地影响另一国,而且生产力越发达,工人们觉悟得就越快,力量就越大。 恩格斯的这种认识显然是正确的。只不过恩格斯低估了资本主义经济不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觉悟的速度、广度和深度。事实与马克思、恩格斯所预想的恰恰相反,随着资本主义的世界历史性扩张,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无产阶级人民群众更容易觉悟和反抗,更容易取得革命的胜利。世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的力量既无法消灭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力量,贫穷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也更容易觉悟,更能够取得革命的胜利。 在贫穷落后的国家,人民遭受的灾难更加深重,从而更容易觉醒和反抗。特别是在那些资本主义经济刚刚发展起来的“不发达”国家的俄国和中国,无产阶级遭受的剥削和压迫要比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深重的多。在中国和俄国,资产阶级不仅剥削和压迫工人阶级,也与各地封建势力结合起来,共同压迫广大的农民阶级。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在理论的指导之下,这些不发达国家的人民更容易觉醒和反抗。不发达国家更为广泛和深入的反抗与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便使这些不发达国家提前迈向了社会主义社会制度。 无产阶级首先在落后国家取得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本身并不说明马克思的错误,而是说明资本主义的失败,也说明了人民思想觉悟的重要性。在落后国家,刚刚开始的资本主义甚至无法作为相对先进的可以初步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的积极事物而存在。资本主义制度在落后国家的一开始就表现为是一种反动的,腐朽的,落后的事物。这些新崛起的资产阶级力量,大多同当地的地主豪绅、腐败官僚和国外掠夺者相互勾结,共同欺压百姓,剥削百姓。资本主义在落后的国家带给人民的不是初步的繁荣和富裕,而是绝对的贫穷和失业,是严重被压迫和剥削,人民当然不满意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存在。而且帝国主义国家对落后国家的殖民、侵略和掠夺更加重了落后国家人民的灾难和痛苦,从而在另一方面促使落后国家的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制度。 因此,无产阶级首先在落后国家取得社会主义的初步胜利,这主要还在于资本主义的剥削与侵略本质,在于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促使资本主义国家采取的对外扩张和掠夺的政策。尽管人民并不确知社会主义是什么,但这些落后国家的人民却欢迎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觉醒的工人和农民等无产阶级的力量是十分庞大的,在这种庞大的无产阶级力量之下,国际资产阶级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消灭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力量。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国际形势证明了这些,无论头号资产阶级国家的美国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如果不是那些社会主义国家因自身的经验不足和理论存在问题而导致某种失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资产阶级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消灭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政权。苏联、古巴、朝鲜、越南和中国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这说明无产阶级觉醒后的力量是庞大的,完全可以在一国之内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制度。 无产阶级首先在落后国家取得革命成功的事实已经证明,只要资本主义制度一表现出其缺点和弊端,同时广大的人民群众认识到解决和克服资本主义经济缺点和弊端的方法、途径,在人民群众自觉自主的推动作用之下,社会主义是可以得到实现的。而且,这种觉悟和革命的力量并不仅仅局限于工人阶级,也普遍发生于农民阶级和其他各社会阶层之中。 其实,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首先在落后国家的出现,还是社会主义在20世纪末遭受的严重挫折,都无损于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现代社会的人们总喜欢把马克思和恩格斯当作一个预测大师,实际上马克思、恩格斯只是解释一种规律,揭露一种剥削实质,预期一种社会发展的趋势,而不是要准确地设计和预测未来社会的每一件事情。 20世纪末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所遭受的挫折,只是人们还没有解决至关重要的社会主义应用理论问题,还不知道具体应该怎样实现社会主义的表现。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在各自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出现的严重失误,都是这种理论问题没有解决的一种结果。 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得甚至不如资本主义国家好,只是人们在对社会主义这种社会科学理论认识上存在差错,并不是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也不是生产力不够发达,是人民没有突破和发展马克思的学说而导致社会主义在实践中深陷于错误的国有计划经济中而无法自拔而已。 客观上,这种失败只是社会主义在人民的心中从感性向理性的过渡,是社会主义从感性认识走向理性认识,走向科学与现实的正常过程。这种挫折只是证明,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它需要的是科学,而不仅仅是热情,必须从科学的角度来认真落实社会主义的每一个细节、目标和行动。 现在中国实现科学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和时机、手段都已成熟,中国人民只需利用这些手段和条件,认识到可以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缺点和弊端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就可以建立全新的没有贫穷和失业,没有剥削和压迫,人民共同富裕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皇家赌场手机版 2

本文由皇家赌场手机版发布于产品展示,转载请注明出处:黎亚彬皇家赌场手机版::真正共产主义现在即

相关阅读